一物一码资讯
当前位置:千店万众二维码智慧营销 > 新闻资讯 > 一物一码资讯 >
微信红包及二维码红包那些事
发布日期:2020-05-27 阅读次数: 字体大小:

  二维码红包
 当你走进超市,从任何一个快消品货架上随机拿出一袋商品,其包装上十有八九会印着“扫码领红包”几个大字。是的,二维码红包早已成为现今普及面最广的促销手段,从单品价格几元的口香糖到几十元的洗发水,它的身影频频闪现。作为促销主力军中的一员,我们有必要了解微信红包的由来和属性,有助于丰富促销方案的设计要素,让二维码促销变得有趣而易于传播。
 
01、微信红包简史

2011年1月21日,腾讯公司推出了跨时代的社交APP——微信;两年后,支付功能出现在了微信中,“微信支付”逐渐走入用户视野;2014年1月27日,微信红包模块上线。在下一年——2015年的羊年春晚上,观众隔着屏幕在主持人的提示下体验了一把“摇一摇”抢红包,“微信红包”一夜蹿红。自此,微信红包开启了它在营销传播领域的攻城略地之路。

 
在随后的几年中,微信红包继续迭代——2016年,微信朋友圈的照片红包在春节期间刷爆朋友圈;2017年春节,借助微信小程序实现的语音红包更是让无数人捧着手机念了一假期的绕口令。
 
微信红包的一炮走红无疑勾起了众多品牌方敏感的神经,“红包促销”风潮开始席卷营销界:购买即可抽红包、集卡抽红包,甚至越来越多的外卖、打车等平台将折扣券塞入红包并鼓励用户之间通过微信分享使用。在短短几年内,微信红包从一个简单的模块发展为全民参与的营销手段,其背后的机理值得我们一探究竟。
 
02、微信红包的机理探究
 
首先,微信平台的诸多特征深刻影响了微信红包的传播模式。
 
北京大学谢新洲教授在《微信的传播特征及其社会影响》一文中指出,基于邀请制度建立起的圈子是典型的熟人模式,集体信息交互、用户之间的联系强度等都得到了增强。而在微信中的群组功能则是以关系为核心的具有高度私密性的社交工具,用户之间的对话是私密性的。正是这种私密性,让信息传播的质量、传播效果和交互频率质量远远高于微博。私密的、高质量的传播模式为微信红包的分享提供了广阔的操作空间。
 
 
其次,微信红包独特的“社交+支付”属性助推其快速走红
 
    从社交方面来看,沈忱,骆正林在《微信红包社交与支付功能的两面性研究》一文中指出,微信红包的出现增加了社交活动中的互动频率,改善了交流方式。在人际交往中红包的介入有效地化解了有目的社交的尴尬,让交流氛围更加轻松。而红包本身的属性则为社交增加了娱乐性,社交广度得到提升。抢红包、红包接力、红包祝福语等方式无疑有效利用了其在社交上的特点,即有效扩大的传播,同时也增添了节日气氛。而微信红包在微信中不定时地出现,一定程度上抓住了部分用户的注意力,进一步提升了用户对微信的依赖。
 
在社交功能的加持下,微信红包的支付功能得到进一步提升。用户得到红包后,可选择进一步派发红包,将红包作为社交货币支付到自己的朋友圈中;或者基于微信支付的能力,将所得金额转化为购买行为。
 
03、红包促销的未来
 
   “微信红包”从字面意思来看,是“微信”和“红包”的结合,微信平台为红包注入了社交传播的基因。而往红包里塞入什么内容,则需要更进一步的策划。当营销预算有限时,让红包成为一份易于在朋友间分享的礼物,扩大传播面,不失为一种有效的策略。以会员大数据为基础,品牌方可以针对某类会员群体制定专属微信红包,从而有效提升品牌方与消费者之间的互动质量,促动回柜购买。
 
凭借“社交+支付”的属性,二维码红包的未来极为广阔。在不久的未来,电子红包将产生何种裂变?我们拭目以待。